裝窮十六年的“偽清官”

來源:四平市紀委監察局網站 發布時間:2017-08-10 閱讀次數:2259

   毛紹烈的腐敗行為十分隱蔽,表面上,在擔任縣委書記期間,經常給人以一副清官的印象。

   案發前,廣西紀檢監察機關、檢察機關均未收到任何干部群眾反映毛紹烈有違紀違法行為的舉報。直到他的繼任——賀州市鐘山縣委原書記譚玉和等人被查處后,供述曾向毛紹烈送錢,毛紹烈違法亂紀的行為才浮出水面。

   毛紹烈從任鐘山縣縣長起就預謀作案,并善于偽裝、反調查意識極強,采用各種手段斂財和藏匿贓款贓物。如用3張假身份證開立賬戶存錢、購房、入股;用非直系親屬名字購置房產;采取假按揭貸款方式收受外地商品房等。

   201011月,鐘山縣委原書記譚玉和受賄案發后,毛紹烈在驚恐之中做著應對調查的準備。其中一項就是轉移贓款贓物,藏匿非法所得:將房地產證件按是否可以公開分類放置;所有存款憑據按硬質(銀行卡)和軟質(存折、定期存款單)分類隱藏;悉數轉移存放在家里的現金。他還自我警戒,將以后受賄得來的錢款一律用親戚的名義存入銀行。

   20113月,毛紹烈把放在衣柜里的139萬元現金拿出來,交給一個在外地工作的親戚保管。毛紹烈還買了一個保險柜,放在親戚家中的一間房里,他自己拿著鑰匙。與此同時,毛紹烈還轉移30萬元到情婦家里。2011年春節時,毛紹烈趁著家人酣睡未起,拿著陳某送給他的那張100萬元的銀行卡,一遍遍背誦此卡的密碼。天大亮后,毛紹烈溜回老家,趁無人在廚房時,爬上灶頭,用塑料紙包好那張100萬元銀行卡,連同那些分好類的銀行卡、存折、存單一起放在廚房上橫梁的墻洞里。

   毛紹烈還特別會裝窮。他不抽煙不喝酒,總顯示著一副清廉自律的形象。在領導、同事和朋友、親屬面前,毛紹烈從不露富。他平時衣著非常樸素,所穿的衣服大多是舊的。同在賀州市政府大樓上班的幾位領導干部說,夏天常見毛紹烈穿一雙塑料涼鞋,冬天,他穿過的皮鞋就像在地攤上買回來的翻修舊鞋。表面上看,毛紹烈為人低調,生活簡樸,閑暇時也就打打羽毛球。

   然而,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毛紹烈的貪腐行為十分瘋狂。辦案人員稱,對于熟悉的商人和干部,從數千元的紅包至百萬元的巨額賄賂,毛紹烈一概收入囊中。而且私下里,他又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系,并長期沉迷于收藏奇石的奢侈雅好,僅買黃龍玉便花費數百萬元……

   199610月,毛紹烈調任賀縣任縣委副書記。當時的賀縣,城區建設方興未艾。上任不久,毛紹烈分管城區建設征地拆遷工作,他肩上有了責任,手中有了實權,而誘惑也逐漸向他走來。

   一天,當地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總經理程某找到毛紹烈。程某承建了賀縣1.5公里長的北環路,工程投資4000多萬元。由于征地拆遷量多、難度較大,工程進度很慢。新官上任,毛紹烈對找上門的程某很熱情,表示一定盡力幫助。臨走時,程某卻拿出一個裝有2萬元錢的牛皮紙信封,以一點茶水錢的名義放到了毛紹烈的辦公桌上。毛紹烈趕緊把辦公室的門關上,思來想去猶豫了半天,最后咬咬牙,還是把那2萬元放進了抽屜里。

   不久后的中秋節,程某又將一個裝有1萬元錢的信封放到毛紹烈桌上。這一次,毛紹烈沒有猶豫,象征性地一番推辭,接著說了一聲謝謝。此后逢年過節,程某都會給毛紹烈送錢。

   毛紹烈和農民企業家陳某的關系,是又一個權錢交易的典型。從2006年至2011年,陳某逢年過節都會給毛紹烈送錢,五年間共送了25萬元,兩人也發展成了哥兒們

   那是2005年的11月,陳某在中國——東盟博覽會上得知廣西一品陶瓷廠土地公開拍賣的信息。這家占地75畝的陶瓷廠恰在賀州地界上。于是,陳某于2006年初在賀州市成立了一家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,并以該房地產公司的名義參與競選并中標。

   為了讓土地早日過戶到自己名下,2009年的一天,陳某準備了裝滿8萬元人民幣的茶葉盒,然后打電話給當時分管城建、土地的賀州市政府副市長毛紹烈,說請他去兜兜風。陳某說,他在這塊土地上已投入了2000多萬元,時間拖了很久,一直沒辦成土地過戶手續,請求盡快給予批復。毛聽后不吱聲。最后,陳某把那兩盒茶葉遞給他。過了半個月,土地過戶手續還是沒有批下來。陳某故伎重演,再次約毛紹烈兜風,又留下一盒真茶葉和一盒放有8萬元現金的茶葉盒。三天后,陳某如愿拿到了批文。

   此后,陳某深諳毛紹烈的心思,在獲取項目前都要跟毛紹烈去兜風。而裝滿現金的容器,也由裝著8萬元的茶葉盒變成了裝滿15萬元的水果箱,最后又變成了存有100萬元的銀行卡。



版權所有:中共四平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四平市監察委員會

吉ICP備16006071號       吉公網安備 22030202000126號  網站聲明       

年特码资料